© 一只兔|Powered by LOFTER
不会写不会画日常赞美太太然后跳楼【你等等
目前沉迷凹凸圈无法自拔
瑞右固定的【伪】杂食
凹凸本命格瑞 新旧设都非常喜欢 你们去看看他们真的特别可爱【踹
有错字请务必指出来谢谢
再加一句 废话很多还喜欢删东西

我没忘我真的没忘!但我不知道后续该怎么写了!QAQ

【伪】 

触手X瑞!!

触手X瑞!!

触手X瑞!!

重要的事说三遍请注意避雷!!!

↓↓↓以上ok请↓↓↓

"烦死人了。"

格瑞踩着粗大的树干接连几个跳跃,掐着转身的时间点双手挥刀又一次斩断身后紧追不舍的触手。他的右半身乃至右半张脸还残留着第一次斩断它们时飞溅而出的诡异粘液,即使随后几次攻击他都轻松避开了,但——紫蓝色的双眸飞快地扫过一闪而过的树干上的标记。——"还有一段路。"格瑞的目光一冷,"必须更快。"

身上的粘液随时间过去已渐渐风干,甚至已经足以阻碍他的行动,他无法腾出时间去撕下它们。只要他一停下,后面那些诡异的东西定会缠上他的肉体将他绞得粉碎,单手的力量是不足以斩断它们的。

"烦,太烦了。"银白色的发丝随风飘动着,然后——

"!!!"

右额的银发黏上右颊,遮住了右眼的视线,格瑞一脚踩空,竟从树上摔了下去。格瑞放弃缓冲,捏紧了烈斩在空中调整姿势,争取一沾到地面便向外逃。

是的,逃。在这种情况下,逃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若无法成功逃离,他不是被粘液层层裹住闷死在这里便是被触手绞死,浑身血肉成为这该死的植物的养料。

紫蓝色的双眼猛地睁大,倒映出地面腾空而出的粗大触手,向他直面而来。

————

格瑞被触手们抓住了。触手把他的烈斩掷入了另一根大树的树干,而他本人则被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树上。骨骼咯吱作响的声音令他头皮发麻,胸口被粗暴地挤压着,脖颈也被缠住,恐怖的窒息感令他眼前发黑,不得不张开嘴像条几近渴死的鱼儿般渴求着氧气。

一条触手似乎正待多时,瞧准了时机便横冲直撞地钻入了他的口中。

"唔呕——"口腔被迫撑大,口腔黏膜被狠狠擦过,舌根向下压,那触手似乎还想深入咽喉内部—呕吐感涌上来,格瑞猛地咬下后牙槽,给那不知死活的触手留下道伤痕。它急速退了出去,却也不忘给格瑞留下满口的粘液。格瑞干呕几声,吐出了它们,乳白色的粘液沾上了白皙的脸庞,紫蓝色的眸子被刚刚粗鲁的虐待逼出了几滴清泪,更显得其朦胧与诱人。喉结上下滚动,不可避免地吞下了些许粘液,格瑞浑身一颤,只觉得气血翻涌,一股热量直冲下体,甚至以此为中心扩散蔓延至全身。

格瑞皱着眉头,闭紧双眼,难耐地喘了口气。"热…热过头了。"他的胸腔还被压迫着,精神恍惚间格瑞感觉到胸前的压迫似乎放松了些,但胸前乳粒的摩擦感却加重了。他试图蜷起身子避开这瘙痒中带着疼痛的触感,四肢却被牢牢捆住了。它们不再将他捆在树上,而是不屈不挠地拉扯着他的四肢,让他呈现出无力反抗、双腿大开的 大 字型姿势。

格瑞惊了,缓过神,勉强动用莫名虚软的身体中仅余的体力,肌肉鼓起,青筋狰狞而出,却只能在纤细的手腕、上臂留下道道粉红色的擦痕。小腿的黑袜早已擦破,黑色的袜子紧贴着皮肉,破损的边缘勾勒出肉感,露出的白皙肌肤已泛起了霞红;再加上染上红晕的本是莹白如玉的脸孔、一向静如止水不起波澜的双眼泛起的犹带惊慌与羞耻的涟漪;若叫人看了去,再温柔的人也会化身恶劣的歹徒,只想狠狠地欺负他,让他惊慌失措,让他忍不住呜咽出声,让他咬紧艳色的唇瓣泪珠滚动,最终落下泪来。

6/29

补充后续

http://xu634.lofter.com/post/1d0ee40d_105bc25c

哧————

刹车!!

接下来是碎碎念不想看的自行右上角谢谢!!!

接下来该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我&%¥#¥&%……

原本想着不如让触手劳模给格瑞扩张完然后让嘉德罗斯或者谁谁谁救下格瑞让他们干了个爽嘤

但是!这样就偏离了栗栗 @丽丽栗栗栗栗栗栗栗栗丽 的要求:触手X瑞!!

我&%(¥&(……&(¥

让触手那啥啥的话……咿 不写触手吃了格瑞的话让格瑞被欺负过后自己拖着一身的伤腰酸腿软地冲出这个怪物多多的禁区也太…惨了吧???!!【滚!!

没错我设定的就是格瑞一个人跑到禁区打怪太深入结果招惹到了触手【委屈地吃手手jpg】

那这么说都没办法让金来救了嗷【打滚

先发了看看栗栗本人怎么说吧——【顶锅盖逃

对不起!!!

卧槽今天才看到选择日雷狮【掩面痛哭

我现在删还来得及吗【眼神死

嗨呀不如让雷狮进来一起得了

↑这个不可能写的请不要为难我【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