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兔|Powered by LOFTER
不会写不会画日常赞美太太然后跳楼【你等等
目前沉迷凹凸圈无法自拔
瑞右固定的【伪】杂食
凹凸本命格瑞 新旧设都非常喜欢 你们去看看他们真的特别可爱【踹
有错字请务必指出来谢谢
再加一句 废话很多还喜欢删东西

前文 触手X瑞 请注意避雷

前文 触手X瑞 请注意避雷

前文 触手X瑞 请注意避雷

重要的话说三遍 

这篇是写给自己的就酱……【你等等??

文风直接飞了看了一些看不下去请直接右上角谢谢【鞠躬

前文走

http://xu634.lofter.com/post/1d0ee40d_105756ba

触手分线

http://xu634.lofter.com/post/1d0ee40d_105bc25c

↓↓↓ok请↓↓↓

四肢被拉直了,格瑞不由得想到曾经听说过的"五马分尸"的画面。绞死?闷死?  "啧。"不免天真,格瑞这才明白过来,只要这些触手愿意,几乎没有死法是它们无法做到的。触手还没有动作,格瑞竭力在浑身的燥热中使大脑保持一丝清明。他不能死在这里,但——眼下,只凭他自己,能逃出去的机率为 0 。

这时——① 格瑞听到有人走近的声响。【嘉瑞分支】

               ② 触手开始有动作了。

选择 ① ↓↓↓

格瑞听到有人走近的声响。

"是谁?"格瑞打起精神,思考着:

"听脚步声,只有一个人。单枪匹马能够进来这里的绝不是泛泛之辈。对方排名前十的可能性极大,那么……"

他眯了眯眼:"要么尽全力说服对方帮助自己脱离困境,要么拉上他做个垫背。危险的人能少一个是一个。"

脚步声近了。格瑞死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紫蓝色的双眸内暗波汹涌。

触手不安地躁动起来,绞紧又放松,好似在纠结要不要扔下格瑞直接逃走的样子。热浪逐渐褪去。

人影从树丛后走了出来,是嘉德罗斯。

格瑞惊讶了一瞬,然后了然,继而转为头痛。他逃走的机率大大增加,甚至直达到 100 。但他这副样子,叫嘉德罗斯看了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嘉德罗斯也很惊讶。他知道格瑞在这里,也知道格瑞估计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缠住了。但他实在想不到,格瑞会是这般模样。

在他的印象中,格瑞总是冷冰冰的,只留个自己一个孤傲瘦削的背影。只有在那个叫金的渣渣面前他的表情才会生动一些。

但现在呢?

格瑞的眼眶有点红,浑身泛着轻微的淡粉色,连耳朵尖都是红艳艳的;头发散了、乱了,眼睛湿了,嘴巴也抿得紧紧的,好像很懊恼的样子。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格瑞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那么好懂?

——————

嘉德罗斯一露面,格瑞就做好了被他嘲笑的准备。哪知嘉德罗斯居然一声不吭,只把小眼神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一副饶有趣味的模样。

格瑞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忍不住开口道:"嘉德罗斯。"

对方这才找回神来,不sha轻leng不sha重leng地应了声:哦,格瑞啊。

……

……

……

格你妹!你不就是专程找我打的?装什么二愣子!

格瑞咬咬牙,深深吸了口气,压下满腔怒火,再次说道:

"嘉德罗斯,帮我下来。"

语气理所当然得连他自己都惊讶。

但他就是觉得,嘉德罗斯会祝他一臂之力。

————

嘉德罗斯:"哦,成啊。"

格瑞:"嗯。"

……

格瑞:"嗯?"

格瑞等了会,却仍不见嘉德罗斯有什么动作,看了看,得了,还傻着呢。

"嘉德罗斯。"

格瑞第三次开了口,眼中几乎有赤红色的火苗跳跃着。

"啊?哦,成啊我帮你。但你以后每次打架都不准拒绝我。"

嘉德罗斯抽出大罗神通棍,说道。

"用烈斩。"格瑞给了嘉德罗斯一个眼神示意,再次开口:

"不行,就三次。"

"别不知好歹了,格瑞。"嘉德罗斯跳起来,握住烈斩向上一扫,整棵大树的上半部分全部裂为两半。明黄色的围巾随着狂风翻飞,嘉德罗斯恣意地笑着:"我肯救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至于这些虫子——"他眯起了眼,"我允许你们碰格瑞了么!!"

烈斩劈空而下。
————

触手匆忙放开格瑞仓皇而逃,嘉德罗斯几个加速接住了掉下的格瑞,牢牢踩稳了地面。

"你怎么那么轻?有吃肉吗?"

嘉德罗斯左手捏捏格瑞的肩头,右手挠挠格瑞的膝盖,硬邦邦的,一点手感都没有。

格瑞的身体才从触手手中得到解放,便惨遭嘉德罗斯的摧残。嘉德罗斯的力道会小?大罗神通棍给你抗抗?

四肢原本就麻麻的,给嘉德罗斯这么一捏,愣是刺激得格瑞猛地抬头给嘉德罗斯来了一记头槌。

"嘭"的一声,贼响。

嘉德罗斯险些没甩手给格瑞扔出去,火气冒了上来刚想骂人,低头一看,那可不得了。

格瑞的额头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尖耳尖也是红红的,甚至还有眼泪在眼中打转转,紫蓝色的眼睛湿湿的,看着莫名其妙就感觉对方委屈极了。

虽然本人面无表情的吧,虽然嘉德罗斯知道格瑞只是暂时还控制不了眼泪吧,但他就是觉得——

唉玛他这不是在欺负一只白绒绒的小兔子吗?

虽然说小兔子本质是一匹大白狼,甚至这兔子估计很想给他来一刀了结了他就是了。

火气莫名消了,嘉德罗斯看似不爽实则干巴巴地问道:"现在怎么办?"

"找个湖。"格瑞吸了口气轻咳一声:"我身上这东西时间长了会把我们一起黏住。"

"行,带路。"

"这边。"

嘉德罗斯抱着格瑞,在格瑞的示意下走远了。

……

"格瑞,下次必须陪我打。" 

"行。"

"你刚刚那样太狼狈了,跟弱小的渣渣们似的。不像你。"

"……"

"只有我才能把你打成那样,记住了。"

"……你很烦。"

……

"嘉德罗斯,我能动了。"

"黏住了。你老实待着。"

"嘉德罗斯,这里拐弯。"

"哦。"

"……嘉德罗斯。"

"干嘛?"

"你再捏我腰就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切……"

"只有这里手感不错。还不让捏。"

嘉德罗斯把脸埋进围巾里,鼓起了一张包子脸,气呼呼地想到。

所以你们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好吧,今天的嘉瑞依然没有开窍呢。_(:3」∠)_

end.

瞎脑补の小剧场①:

被遗忘的烈斩:……歪?有人嘛?我在这里哇?

被吓跑的触手:我就是想上格瑞一下没想伤他的不信你看另一个结局嘤嘤嘤。

瞎脑补的小剧场②:

如果来的人不是嘉德罗斯的话……

以下涉及

======我流=======

伪【雷瑞】【安瑞】【金瑞】瞎脑补剧情向请注意避雷

↓↓↓ok请↓↓↓

1 雷狮 

   cp向 

    发现触手那么怂很淡e定qu地wei等触手扩张完吓跑它吃现成的美味【你等等????

   非cp向

    走开等触手搞定再绕回来杀了格瑞拿下积分/帮助格瑞让他欠个人情

2 安迷修

    ……不管是不是cp向安哥感觉……都会帮忙的吧??????

    cp向的话 会很心疼格瑞但格瑞本人比安哥淡定。

3 金

   憋说了,得靠黑金才能搞定触手,金的话,有可能被迫围观到一半被触手,打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