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兔|Powered by LOFTER
不会写不会画日常赞美太太然后跳楼【你等等
目前沉迷凹凸圈无法自拔
瑞右固定的【伪】杂食
凹凸本命格瑞 新旧设都非常喜欢 你们去看看他们真的特别可爱【踹
有错字请务必指出来谢谢
再加一句 废话很多还喜欢删东西

标题鬼扯【。

cp 嘉瑞only 

     嘉瑞only

     嘉瑞only

有一点雷祖【。

重要的话说三遍

有点虐?我觉得还好…

特别【我流】的第一人称 伪原著向 剧情捏造有

风格尝试第一作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看到一半看不下去请右上角谢谢【鞠躬

↓↓↓以上ok请↓↓↓


我在星期一诞生

星期二遇见挚爱

星期三拥抱爱人

星期四许下诺言

星期五亲吻告别

星期六埋入地底

星期日化为尘土

随风而逝

01

我诞生在冰冷的液体中,睁开眼睛便直面一具又一具紧闭双眼毫无生气的''尸体'' 。

''他们是你的前身。''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个老头笑眯眯地走向我,目光兴奋地闪烁着。''他们都是'嘉德罗斯',为凹凸大赛而诞生。不过——他们是失败品。''老头摆摆手,继续说:''而你,是最接近神的完美存在!是我们伟大圣王一族的继承人!是…''

''我知道。''

我打断他,

''这些玩意我脑子里都有。我要去凹凸大赛。''

''当然。''他乐呵呵地笑。

''去赢得大赛,验证神的力量,是您作为继承人应该做的事。''

''这个世界将迎来他们真正的王!''

我作为近神的存在诞生在星期一,也注定会成为凹凸大赛的第一名。

02

硅基星的改造人雷德跟随着我,在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如蚁般聚集在凹凸大厅的参赛者们。审视的目光一个个扫过他们的脸:攻击力、防御力…各项信息无一不映入我的眼中。

''渣渣、渣渣、又一个渣渣……嗯?''

目光刚刚扫到一个挺拔的背影,对方便扭头冷冷地看了过来。紫罗兰色的眼睛好似裹着万年的寒冰。白发,黑衣,黑色的发带,单调的黑白中只有他的眼睛熠熠生辉。

熙攘的人群化为背景,我们对视着,耳畔只有我轻微的呼吸声和砰砰的心跳声清晰可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眼万年。我当时还不知道,这次不甚在意的初遇会是日后我经久不忘的画面。

他又转过头,只留给我一个银白色的后脑。

信息输入大脑。

警戒心那么高,果然实力也不俗。

''没让我失望嘛,格瑞。''

我笑着吐出了他的名字,不再对剩下的杂鱼们抱任何兴趣。

起身离开,狂风大作,卷走了雷德的喃喃自语:

''老大难得那么开心啊……''

03

上次见面过后,凹凸大赛正式开始。

我按着老头的要求一路向前理所当然地坐上第一的位置。近神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

在这期间,我允许了一个名为''蒙特祖玛''的绿发女人的跟随。

雷德很喜欢她。

''改造人也会有名为''喜欢''的感情?

那么人造人……''

思绪被打断,转头,雷德笑嘻嘻地收回了戳在我背上的手,指了指远处的草丛。

哼,又来一个。

干掉前来送死的渣渣,死在我手下的自不量力的虫子太多了。巧的是,我居然一次都没有碰上格瑞,但他的名字稳稳居在第二名的位置上,仅次于我而已。

我笑了出来,兴奋地盯着''格瑞''两个字——我知道他向来独自行动。

就是这样,格瑞。

强者本不应与弱者为伍。

来吧,与我一战,我已经无聊太长时间了。

名为''期待''的种子悄悄埋入心底,我渴望着我们的战斗。

04

我与格瑞交过手了,次数还不少。但他若不拘泥于那毫无意义的规则,不收敛自己的锋芒处处隐忍克制力避与我的战斗,这次数还会更多。

明明只有他拥有令我期待的实力。我开始主动找他干架,三番五次试图激怒他,令他怒不可遏地召唤出烈斩与我大战一场。

可惜还是不够。

畅快淋漓的感觉还不够,放纵满足的心情还不够,我见过的格瑞的不同的表情也还远远不够。

有一次打过之后,雷德看着我欲言又止,又看看沉默的祖玛,咽下了要说的话,收回了不知为何举起的手。

我对此毫无兴趣,该说的时候雷德总会开口的。

05

一日,我跟格瑞正在凹凸大厅打得痛快,一个叫金的小子突然从天而降强行打断了我们。然后他便缠着格瑞逼逼叨叨说废话。弱小、聒噪。

吵死了。

格瑞面对他的表情比面对我时丰富生动得多,甚至背对着我自然而然地跟那个渣渣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起来。

''你怎么能与这种弱小的渣渣为伍?!''

心中想着,我冲他们猛挥一击。

格瑞迅速躲开,还顺便一脚踹开了那个叫金的渣渣。

我扛着大罗神通棍,与格瑞擦肩而过,只留下一句:

''格瑞,居然与这种废物为伍,真让我扫兴。你太让我失望了!''

但是——

真的只有失望而已?

按住胸膛,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心脏为什么会感到疼痛?

人造人不该有这种感受。这种心口被磨钝了的刀片一刀一刀凌迟的痛楚。

雷德犹豫了一下,突然走到我面前。

总算要开口了吗。

我看着他,对他接下来的话感到久违的好奇——是什么能让他欲言又止憋了那么久。

他走过来,停下,而我示意他赶快。

他张开了嘴巴——

——

我让他们离开,自己凭着直觉一路疾走很快找到了修整中的格瑞。

他看到我时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对我气得直接走掉又那么快再次找来感到惊讶,

''我还可以更快,又没用跑的。''

我心想,想到雷德的话,面上居然有点发烫,心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该死!''

我在心里怒骂,怕格瑞听到咚咚的心跳声大声喊:

''格瑞!''

他应声,没动武器,认真地看向我,目光专注又不解。在他的注视下,我心中一动,居然不假思索地冒出一句:

''雷德说我喜欢上你了你喜不喜欢我?''

糟。

我看着格瑞难得一脸惊讶的表情便觉得大事不妙。心中紧铃大作,在心里把刚刚的我怒踩一顿:

''这什么鬼问题作为王者就应该直接说'我看上你了格瑞做我的王妃吧。'

我喜欢上他他就应该感到荣幸了难道还能拒绝我不成……但是,他是格瑞啊。''

我捏紧了拳头等着,如果格瑞拒绝我就跟他打一顿让他忘了这件事。

时间过得很慢,短短几秒仿佛过了几亿年般,回过神来,格瑞抱住了我。

与格瑞一般清清冷冷的气息裹住了我,我的脸上却愈发燥热。

''嘉德罗斯。''

他开口便是我的名字,

''我喜欢你。''

''?!''

格瑞所说的每个字都好像变成了一颗颗珍珠,敲在我的心脏上,敲得它清脆作响。

我伸手抱住格瑞,扫过他发红的耳尖与他对视:

''那么你要做我的王妃。''

我说。

格瑞的眼神有点发冷,道:

''我是男的。''

我正欲再开口,他又说:

''但是,好。''

他笑了。

初遇时的坚冰化作了春水,泛起波澜溅起涟漪,紫莹莹的眼睛好似一汪紫色的湖泊,令人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

我的脸又变烫了。

06

我跟格瑞在一起了,没说。

他告诉了我很多事情,

比如那个渣…金,他只是格瑞的发小,是类似家人的存在,对金本人来说也是一样。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家人,但至少我知道他对我没什么威胁了。——就算有,我也会让他知道对王的人图谋不轨会是什么下场。

比如他曾经觉得我是个可怕的男人,后来觉得我是个实力很强有点幼稚的小孩,对此我咬了咬他的下唇以示回应,

''还算挺可爱的。'' 他补充。

再比如,他为何来到凹凸大赛。

他说起这个时情绪不算很好,却也不糟,眼中比起悲伤愤怒更多的是坚定与执着,且占绝大多数。幽幽的紫眼似深渊,似峡谷。

我看着他,理所当然地开口道:

''让我帮你。''

帮助自己的爱人,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只要格瑞愿意。

他盯着我三秒,我险些以为他要拒绝。他缓缓开口:''你的力量,的确值得借重。''

风吹散他颊边的发丝,我看到他眼中的我肆意地笑:

''我会和你一起找到真相。''

07

我们的生活总的来说一如既往。

除了干架,我们偶尔会选择做些别的。

我们一起迎过破开黑暗恢宏的日光,在打得一身灰尘后躺在地上细数闪烁的星辰,在危机四伏的森林中狩猎,然后享用他亲手做的料理,再为彼此的饮食习惯争执起来。

我们过得不赖,但享受的时间越来越少——凹凸大赛本就是危险的。

大赛除去越来越多的渣渣的同时,留下的人也更为强大。

剩下的某些人联合了起来,然后决定围攻格瑞——他仍然独自行动。

他们请求我的加入。

我释放出威压冷笑:''哦?那你们站着说话。''

''我们本来就站……?!!''

话音未落,发言的人便半跪了下去——还算中看。

其他人则接二连三地跪下了。

我不再与他们废话,无视弱小者饱含不甘与恶毒的眼睛前去寻找格瑞。

格瑞不需要我无所谓的保护,他有足够的能力对付那些杂鱼。

所以我也只是轻描淡写提了一句:

''有几个渣渣打算围攻你。''

格瑞了然,点点头:

''我知道了。''

我拽过他的领口亲吻他,咬过他的唇瓣,扫过他的齿贝,勾住他的舌尖吸允。他当然不甘示弱,与我拥吻。一段时间后,他败在我丰富的知识储备量和破开一切的气势下。格瑞难耐地喘口气,捏住我的双颊,开口道:

''行了,嘉德罗斯。''

我有点气,鼓起脸扭头不理睬他,他牵过我的手,也不打算说些什么。

气氛很安静,我想起了很久前还在试验管里待着的时候。

彼时眼前常常漆黑一片,冷冰冰的液体上下涌动,耳中只有气泡上浮最后破开的声音。

偶尔白色的光刺入眼中,照亮惨白的实验室,也照出了我之前的 ''嘉德罗斯''们。 

弱者理应死去,强者才能拥有一切。

实验室的老家伙们告诉我这些。

而作为王者,我要承担自己的责任——验证神的力量,然后推翻他们。

所以,我要赢得比赛。

——

两手交叠相握,上升的温度拉回我的思绪。

转头,漫天星辰尽数落入了格瑞的眼睛中,化作点点细碎的光芒流动。

——以后值得回忆的画面又多了一个。

但这数目并没有继续增加。

格瑞死了。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躺在金的怀里,闭着眼睛,身体消逝了大半,并且还在继续。

四周横列着几个有点面熟的尸体。

他们死不瞑目,格瑞安静地闭着眼 ;

他们鲜血横流,格瑞只有脸颊被金的泪水打湿。

他们中某个苟延残喘的家伙目眦欲裂地给背对着他的金最后一击,

然后被我打回去彻底了结了他的性命。

我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格瑞,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但他始终没有睁开眼睛跟我对视,即使我眼都不眨,直到他彻底消失。

我许下了承诺,却被他亲自打破诺言。

我一言不发夺过格瑞的元力技能转身便走。

金踉踉跄跄地跟了上来,开口说废话:

''格瑞是因为我才……呜……都是我的错……''

我当然知道。这些渣渣绝不可能有能力杀了格瑞。

弱者的呜咽毫无意义,泪水再多他也不会回来。

''有哭的力气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活下去,虫子。''

你的命是格瑞换的,轻易浪费掉我可不允许。

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他已经擦干眼泪振作完毕。

他看看我手上的绿色小球,嘿嘿傻笑道:

''格瑞就交给你啦,照顾好他哦。''

''多嘴。''

又是废话。他是我的王妃,不用你多说。

金擦了一下鼻头,笑道:

''你们果然关系很好,我早就看出来了。虽然格瑞从来不说,但他有时候会盯着我的头发面无表情地发呆。我还以为他要给我改个发型哈哈哈。''

''以前我还听到过他说过一句话,大概是

'嘉德罗斯就像一阵风,自由放纵,肆意妄为。没有人能够抓得住他。' 。''

''可他却心甘情愿地徘徊在名为格瑞的峡谷。''

我想着,不作声,走开了。

08

为格瑞存在的嘉德罗斯死了,剩下的是为大赛存在的嘉德罗斯。

雷德在消失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带着祖玛的元力技能。

他还是喜欢笑,但改造人的精密控制能力也保持不住他以前的弧度。

他问我要不要按下我背上的按钮消除我对格瑞的感情。

''你会消除掉对蒙特祖玛的吗?''

我反问。

他一顿,哈哈开口: 

''起码老大你不会像我一样疼了。''

''我当初的做法……''他继续。

''做得很好。''

我打断他。

''我自己会处理掉它们,你可以告退了。''

我让他走开。

09

我撑着只剩半截的大罗神通棍站稳,周围一圈人要么躺着,要么半跪着。

雷狮破破烂烂地靠住一处断壁残垣扬起头哈哈大笑,戴帽子的小鬼枕在他放在地面上的大腿上,蓝色的眼睛勉强睁开。

棕发的骑士半跪着抱起了红色呆毛,黑色呆毛撑起双臂起身到一半又再次趴下,也被安迷修捞了起来。

我们都伤痕累累。我们都仰望着天上一个打得不可开交的金色身影。

我们都等待着最终结果的到来。

我们赢了。

然后我们分别。

10

我没有回去那个实验室,不顾对面气急败坏的叫嚷声按掉了通讯。

回到了格瑞死去的地方。

风吹拂着,像格瑞曾经流连在我脸颊上的手指一样轻柔。

过去的画面走马灯一般放过,深埋的感情逐渐显露了出来。

我看得很慢,却还是在所有内存被删除前翻看完毕。

实验室的老家伙们远程清空了我的内存,却不知道嘉德罗斯已经有了自己的灵魂。他们会来回收我的身体,研究完毕后重新装入一个''嘉德罗斯''继承他们的王位。结局没什么不同。

意识远去,微风轻抚中,我恍惚又看到了那双温柔的紫色眼眸。

他伸出了手,我笑,握紧了他。

这次,别想再放开了。

我在星期一诞生

星期二遇见挚爱

星期三拥抱爱人

星期四许下诺言

星期五亲吻告别

星期六埋入地底

星期日化为尘土

随风而逝

与他一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