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金走玉|Powered by LOFTER
只磕cp
瑞中心的杂食
产出瑞右固定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重点)
这位正在看简介的小姐你真可爱!

啊呀……
天雷!!天雷!!天雷!!
ooc!!ooc!!ooc!!

我说完了(。)
只是想磕一磕哭哭嘉(。)
真的是嘉瑞!!!
————————————

嘉德罗斯发情了。
格瑞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身上压着一只啪嗒啪嗒直掉眼泪的未成年小朋友。小朋友顶着一头黄灿灿的金发在他的颈窝里拱啊拱的,呜咽的声音模糊不清地传了出来,执着地挤进格瑞的耳廓。
百分百的出勤率是别想要了,不把嘉德罗斯安抚好了他今天怕是别想活。
格瑞这样想着, 揪紧了嘉德罗斯后背的布料猛地翻了个身颠倒了上下位置,让自己跨坐在嘉德罗斯腰胯上。
幽幽的紫眸将目光落到身下人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上。金灿灿的眼睛闪着泪光,眼尾眼睑胡乱地抹上了胭脂红,鼻子都哭红了,一抽一抽地,委委屈屈地哽咽着。
这与往日肆意妄为唯我独尊大相径庭的形象才更像是幼稚的,会撒娇会耍赖的小朋友会有的样子,虽然说与嘉德罗斯平常的画风差距太大吧……但见得多了,格瑞惊觉自己居然觉得这种时候的嘉德罗斯其实……还挺可爱的。
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去了挂在嘉德罗斯颊边小星星的一滴眼泪,包子脸尚未完全褪去的小孩抓着那只手放在自己的脸颊边蹭啊蹭,满足,依赖,眷恋同时在小小的脸上展现出来。他睁着一对满是泪光的大眼睛,皱着鼻子鼓着脸问道:
“格瑞,是你那渣渣发小重要还是我重要?”
……
一上来便是最要命的问题,这道题的难度足以媲美常人口中女朋友问的“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哪个?”。
当然如果是金和嘉德罗斯同时掉水里答案毋庸置疑是金。
但孰轻孰重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格瑞想起上上次嘉德罗斯发情时他的回答:
“你。”
然后嘉德罗斯憋着眼泪带着哭腔吼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格瑞你果然不爱我!!”
……
格瑞又想起上次嘉德罗斯发情时他的回答:
“金。”
然后嘉德罗斯眼泪狂飙带着哭腔吼道:
“你跟你的渣渣发小过去吧我嘉德罗斯不稀罕!!!”
……………
格瑞的大脑快速运转着,脸上面无表情额头直冒汗,眼见嘉德罗斯等不及皱着鼻子又要嚎啕大哭时憋出一句:
“别闹。”
……格瑞捂住了脸。
然后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嘉德罗斯的嘴。
嘉德罗斯被捂住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满又委屈地用眼神控诉着格瑞的暴行。
我一个月发情一次丢大脸一次你不哄哄我还捂住我的嘴???
格瑞你果然不爱我了!!!
他堂堂一个嘉德罗斯上天入地打怪泡岩浆无所不能最爱干的一是和格瑞打架在格瑞生气的边缘大鹏展翅二是格瑞,但格瑞有了自己居然还放不下其他渣渣?!
不过是一个格瑞,居然嫌自己幼稚无理取闹!
不过是一个格瑞,居然撇下自己跟他的发小相亲相爱!
不过是一个格瑞,他不就仗着自己喜欢他拿他没办法吗!
让人生气!!!
他连“喜欢你”都没说过!!!
嘉德罗斯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开心,眼睛一酸,眼泪又哗哗地流了下来。
格瑞头痛地抚上额头,嘉德罗斯诸如“你果然不爱我了你才不可理喻无理取闹你连喜欢我都没有说过”的话冲刷着格瑞岌岌可危的最后一线理智。
“我嘉德罗斯什么受不起啊不喜欢我就分手有什么大不了呜呜呜”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格瑞俯身吻上了恋人喋喋不休的唇。

柔软的唇瓣紧贴着,格瑞伸出舌尖撬开嘉德罗斯咬得不怎么紧的牙关,浅浅地伸进他湿热的口腔。嘉德罗斯的舌很快就主动缠了上来,吮吸,缠绵,津液交换,格瑞的舌尖发麻,快喘不过气时才推搡着嘉德罗斯的肩膀坐直起来。单手握拳掩在鼻翼下,白皙的脸庞上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一层薄红,缓缓地换着气。
他瞄了眼嘉德罗斯,小孩儿总算不掉眼泪了,亮晶晶的小眼神好似一只讨肉吃的小狗崽,尾巴摇得可欢。
看来用亲吻堵住嘴是真的有效……然后是什么来着?
格瑞偏头想了想,伸出手向后试探着,最终摸上了身后略显形状的性器。
“嘉德罗斯,”
格瑞垂下眼眸,对上嘉德罗斯瞪得圆滚滚的金瞳,微微一笑:

“我要操得你哭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