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金走玉|Powered by LOFTER
只磕cp
产出不定,各个墙头试水中(?)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重点)
这位正在看简介的小姐你真可爱!

时隔多日来除除草
老师生日快乐啦

夜未央:






配文 @飞金走玉 :




 “唔……放开我——雷狮!”
“恕难从命了,格瑞。”

眉眼弯弯,艳紫色的双眸中盛满了柔和的笑意。格瑞却只想狠狠地往那张笑得极其好看的脸上来一拳。
“大白天你发什么神经…—嘶——!”
尾音方落下,雷狮便捏了捏格瑞上臂不多的软肉,一时没控制好力道令恋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糟了啊。』
雷狮脑内闪过这三个字,当机立断地趁恋人发作之前抢先一步吻上了那两片颜色寡淡的薄唇。
唇瓣紧贴,清新的柠檬味透了过来。雷狮用舌尖撬开了格瑞闭得不那么紧的齿缝,然后深入口腔中勾住了无处可躲的软舌细细缠绵。他偷偷地睁开眼睛瞄了格瑞一眼——眼睛紧紧闭着,睫毛是在颤抖?真可爱。——这样想着,雷狮心满意足地继续吮吸格瑞的舌尖。
津液交换,直到盛不下地溢出了唇角。格瑞憋得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推搡着雷狮试图让对方停止用亲吻让自己窒息而死的行为。然而对方却无动于衷,神情中带着些满足、还有看不顺眼的洋洋得意。
『这该死的大猫——』
格瑞有些恼火,下意识地把雷狮在他的嘴巴里肆意作乱的舌头向外推,却不晓得这近乎是热情的回应,成功让对方摁住了自己的后颈继续深吻。
“呜、你这——神经病——!哈啊……”
好不容易偷得一次喘息的机会,格瑞偏过头气息紊乱地骂了一声。下一秒他的下巴便被一只大手扣住整张脸都被迫转了过回来。来不及反应,又被侵入再一次地攻城略地。
『可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说话了。』
雷狮深深地看了格瑞一眼,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等到雷狮亲个够本恋恋不舍地立起身子时格瑞已经被欺负得逼出了生理性泪水。披散着头发的白发美人胸膛起伏着,微微张着从淡粉吻成水红的双唇喘息着,连白玉似的脸庞都不可避免的漫上了潮红。
『有点肿了』
指尖点上红唇,不知是怜惜还是自得。
见格瑞喘得厉害还不忘狠狠瞪自己一眼,雷狮不由得轻笑一声。格瑞一副不知道自己平日凌厉的眼神在泪水包裹中大打折扣了多少的样子,要雷狮来说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自以为凶猛地亮出了锋利的爪子,落入主人眼中却只觉得它可爱得不行。
“格瑞,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可爱?”
俯身轻轻啜吻对方的唇。
“走开……让我起来。”
毫无回应对方的话的意思。
于是雷狮挑挑眉,又重新扣住了格瑞纤细的手腕,幼稚鬼一般地捏了捏手下的软肉。这次轻了力道,只是傻得冒泡的恶作剧。
格瑞闭着眼睛懒得说他,到呼吸差不多平复的时候才看向身上的大猫。
——便是一惊,好不容易回到正常频率的心跳瞬间加速,热得发烫的温度窜上了他的脸,他把脸扭过去企图把自己绯色的脸藏起来,红红的耳尖却是藏不住。
看着这样的格瑞,雷狮算是有幸品味了一把“心里甜得冒泡”的滋味。他凑过去吻了吻恋人的耳尖,意外听到一句小声的抱怨:
“那个表情,是犯规……。”
“噗。”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
雷狮有些无奈有些满足地想着。
“你也犯规了,格瑞。”
雷狮让格瑞转过脸来,捧着他的脸细细亲吻。等到格瑞再次气息紊乱地轻推他的时候,他环抱住了对方不再瘦得过分的肩膀与后脊背。
像给小动物顺毛一样,雷狮轻抚着格瑞的后背,停下动作时将头埋进对方的肩窝中:“太可爱,是我的。”
格瑞伸手将五指插入雷狮毛茸茸的头发中,略微捋了捋,稍微一偏头轻吻了一下恋人的侧脸,道:
“雷……大猫限定。”




=================


是一个生贺!哎呀女人啊,不艾特了当割腿肉客官随意品品


配文是这幅图的我的理想型!


跟昨天群里说的一样,想画的是温柔的雷+比较甜的同居paro


还是要说一句生日快乐哈哈哈



  1. 飞金走玉夜未央 转载了此文字
    时隔多日来除除草老师生日快乐啦